您好,欢迎来到皮书数据库! 登录|注册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书籍
同系列图书
相关图书

金砖国家发展报告(2014)

书 名: 金砖国家发展报告(2014)
英 文 名: ANNUAL REPORT ON BRICS DEVELOPMENT (2014)
作 者:  李扬 高翔 裴长洪 张宇燕 杨林 李永全 吴白乙 杨光林跃勤 周文 刘文革蔡春林
I S B N: 978-7-5097-6212-7
丛 书 名: 新兴经济体蓝皮书
关 键 词:  中国 印度 俄罗斯 社会发展 巴西 金砖四国
出版日期: 2014-07-01

中文摘要

世界经济的发展是变幻莫测的,作为世界经济的一部分,金砖国家这个新兴经济体在过去10余年里获得了“全球增长冠军”的荣誉称号,之后陷入了低迷状态,2013年其依然处于一个增速放缓的疲软状态,没有扭转2009年以来的颓势。特别是2013年夏天美国宣布退出宽松货币政策之后,新兴经济体出现了资本外逃、货币贬值和经济减速等严峻问题。2013年7月10日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13年全球经济的增长率仍将处在略高于3%的疲弱水平,主要原因在于几个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国内需求明显减弱,增长明显减缓,2013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率预计为5%,速度有所放慢,比2013年4月的预测低0.25%左右。金砖五国经济增长率的预期下调幅度为0.25%~0.75%,中国2013~2014年的平均增长率将为7.75%,比2013年4月的预测分别低0.25%和0.5%。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下滑可能持续更长时间,特别是潜在增长率可能下降,信贷减缓。新兴经济体的国内需求减弱,对新兴市场经济体造成普遍的沉重打击,因此出现了资本外流、股价下跌、本地收益率上升、货币贬值现象。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持续下滑的风险已经加大,原因是新兴市场经济体长期面临国内产能约束、信贷增长减缓以及外部需求疲弱。IMF认为,发达经济体的产出将加速增长,全球主要的增长动力不再是新兴经济体。《华尔街日报》2013年8月7日预测,发达经济体对2013年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度达2.01,而新兴经济体降为1.43,由金砖国家充当主力军的新兴经济体至此交出其自2007年就获得的全球经济最大增长引擎的头把交椅。一度备受赞誉和被寄予厚望的新兴经济体为何开始黯然失色呢?其群体性快速崛起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其赶超势头是不是昙花一现?其可以走出低迷、续写辉煌、成功崛起吗?这是全球都拭目以待的。

如何看待当前以金砖国家为龙头的新兴经济体的不佳表现?其深层原因何在?正如IMF的警告,发达经济体极度宽松货币政策的结束可能导致金融市场的动荡以及新兴经济体汇率的急剧下滑,进而影响其经济增长。从表面上看,金砖国家出现货币贬值、资本外流以及增长减速与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的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关,但从本质上看,主要还是与这些经济体对外部驱动力的过度依赖有关,也说明这些经济体以往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与由发达经济体经济繁荣带来的较大全球化红利有关。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发达经济体调整政策,扩大内需而外需增长减缓,给金砖国家等的外资利用和出口扩张造成了障碍,继而出现增长乏力。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新兴经济体依然没有摆脱对发达经济体的依附与依赖,一度流行的“脱钩论”不攻自破,金砖国家尚未成为完全独立的一极,对发达经济的依赖性和依附性还很明显。但外因论只能解释金砖国家经济低迷的部分原因而不是全部或者说充分理由,这几个经济体均是较大经济体,而且对外依存度也相差较大,并不是完全可以由外部因素决定的。应该说,其自身经济增长质量不高,结构不合理、不均衡,效率不高,较为脆弱,可持续能力和调适能力不强等,是抵御外部波动和冲击能力不足的深层次原因。在全球价值链中金砖国家处在中下端,是资源供给者(俄罗斯、巴西、南非)和加工制造者(中国、印度),而非资本供给者及技术、创意与品牌创造者,即处在“微笑曲线”的底端。正因为内在经济层次不高,技术含量与附加值水平较低,因此金砖国家的整体竞争力较弱,受外部波动影响较大。世界经济论坛2013年9月4日发布的《2013~2014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中国的竞争力排第29位、南非排第53位、巴西排第56位、印度排第60位、俄罗斯排第64位,相比于2011~2012年中国排第26位、南非排第50位、巴西排第53位、印度排第56位、俄罗斯排第66位,大部分国家的排名有所下降(只有俄罗斯上升2位)。从世纪知识产权署公布的创新指数来看,2013年中国排第35位(比上年下降1位)、南非排第58位(比上年下降4位)、俄罗斯排第62位(比上年下降11位)、印度排第66位(比上年下降2位)、巴西排第64位(比上年下降6位),而美国排第5位(比上年上升5位)。可见,金砖国家的创新指数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在全球较大型经济体中排名落后,与其各自在全球经济规模中的排名不相符。从专利登记数来看,2011年金砖五国累计登记的有效专利数为47.8万件,不足同期日本154万件和美国211万件的1/3和1/4。按照福建师范大学(2013)等对G20的创新竞争力评价,2011年中国在G20中排第8位,俄罗斯排第11位、巴西排第13位,印度排第15位、南非排第18位,均处于中后位置。几乎历年的全球品牌100强中均没有金砖国家上榜。这些均说明金砖国家还是全球创新方阵的外围与边缘国,依然依附于发达国家。

从贸易结构来看,金砖国家高技术密集型产品在出口中所占的比重较低,提升较慢,而且出现下降,如2008年高技术产品占巴西、中国、俄罗斯、印度与南非出口产品的比重分别为11.71%、36.62%、5.4%、16.55%和15.56%,2012年分别变为9.51%、38.24%、5.42%、19.63%和3.14%。中国的指标较高,无疑与其高技术产品加工贸易占比在金砖国家中最高有关,实际上并不意味着国内自主高技术产品的出口能力强。

金砖国家商品贸易与服务贸易表现相差较大也从一个方面说明金砖国家经济出口竞争力较弱的事实。特别是中国,业已成为世界最大贸易国、出口国和最大顺差国之一,但同时也是最大的服务贸易逆差国之一。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的商品出口量也较大,但同时也是服务贸易逆差国。这说明金砖国家整体国际贸易结构不理想,贸易层次不高,核心竞争力不强。另外,金砖国家的资本市场表现、货币国际流通率、对外投资等均比自身经济表现要差,这从另一个方面凸显出金砖国家的经济层次不高、附加值较低和软实力弱的事实。这些都应该是观察金砖国家的另一个维度,也是全方位评价金砖国家发展状况不可忽略的方面。

可见,金砖国家面临的稳定增长难题是由内外两种因素决定的,因为内部结构和竞争力不强以及调适能力有限,所以在外部环境变化时出现了“感冒”症状。

在找到病因之后,就要开出适当的处方。从已知病因出发,金砖国家需要从两个方面来应对,首先要从低层价值端上升到更高价值端,提高增长质量,增强自身的适应力和竞争力;其次要降低对外部市场的依赖性,摆脱被发达市场经济捆绑的窘境,更多地依赖自身的市场和资源,减少对发达国家的资本及技术的依赖,在生产手段革新、产出效率与竞争力提升方面做出更优良的表现。这两个方面均离不开发展战略的调整和转型创新,金砖国家要更好地把控自身增长与发展,避免过山车式的波动和不稳定性与不可预期性,稳定持续地快速增长直至成功崛起。

鉴于金砖国家目前存在的诸多不足和弊端,我们有必要在这样一个转折点上重点考察其该如何转型创新,重新寻求新的更好更强的增长动力以继续稳定地赶超直至成功崛起。

本蓝皮书将主要围绕以下主题展开:金砖国家创新与经济赶超发展的关系;金砖国家转型创新总体概览及国别比较;金砖国家创新发展面临的机遇与挑战;金砖国家创新发展的方向与路径;金砖国家创新发展中的合作与借鉴等。

<<
>>

文章列表

总报告

国别报告

专题报告